4家科创板企业完成注册平均耗时77天 已有私募股权基金完全退出

2019/6/26 10:07:41    基金要闻   来源:掘金街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继上交所昨晚公布杭可科技注册生效信息后,目前科创板已受理发行人注册申请的公司中,已有4家注册生效,分别为杭可科技、天准科技、华兴源创和睿创微纳。据记者统计,截至今日,上述4家企业从获上市委受理到注册生效,整个周期平均耗时约77天(含节假日)。  

有私募人士表示,注册制下的IPO提速叠加整个科创板热度,重点企业中早期投资人或提前获得退出机会。  

中基协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5月底,拟上市113家企业得到PE投资的占比近81.4%,已有3家企业PE完全退出。该背景下,有分析认为,机构投资人对项目的阶段筛选或发生战略性前移。  

4家注册生效企业平均耗时77天  

截至今日,上交所关于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的项目共计有125项,现阶段已受理企业有14家,已问询的有89家,通过上市委会议的有7家,提交注册的有10家,1家被中止。值得注意的是,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杭可科技)、苏州天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天准科技)、苏州华兴源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华兴源创)和烟台睿创微纳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睿创微纳)现已注册生效。  

记者注意到,在已注册生效的企业中,华兴源创和睿创微纳分别在327日和322日获得上交所受理,并都在618日注册生效,分别历时80天和85天;另外两家企业中,杭可科技是在今年415日被上交所受理注册申请的,本月24日上交所称其注册生效,用时67天,而天准科技则用时76天。  

据此来看,目前注册生效的4家企业中,平均注册时长在77天(含节假日)。也就是说,对比此前IPO排队上市动辄一年以上的时间成本,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效果已经显现,至少在前置审核阶段,完成整个注册流程耗时仅两个半月。  

有监管部门人士近日公开表示,维护科创板上市交易初期的市场稳定是一个系统工程,总的工作思路是尊重市场规律,坚持底线思维,综合采取措施,具体举措包括了“平衡市场供求关系,尤其是首批上市企业要有一定数量”等。  

接下来,陆续将有注册生效企业进行路演询价,第一只科创板股票华兴源创将于627日进行网上发行;睿创微纳也将启动发行工作,并于近期开始进行推介路演。有分析认为,由于科创板取消了直接定价,估值与现有的A股企业会有很大不同,对此前参与战略投资的PE机构而言或许是个机遇。  

固利资本投决委员会主席黄平对记者表示,由于接下来的配售环节回拨后,网下发行比例将不低于60%,因此在注册制运行下,如何平衡发行人与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关系是个问题。在确定为盈利企业估值这件事上,包括投资机构在内,很多机构将面临定价和跟投的考验。  

已有私募股权基金完全退出  

尽管估值体系有待更新和验证,但对机构投资人来说,帮助企业上市参与直接融资仍为资本退出的刚需,拟登陆科创板企业背后的投资人亦如此。  

中基协数据显示,截至20195月底,在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系统提交上市申请的113家科技创新企业中,得到私募股权投资的企业数量达到92家,占比达81.4%。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有3家企业私募股权基金已完全退出。  

此外,从机构对企业投资的风格来看,目前仍是短期投资为主。据中基协统计,截至20195月底,在投私募基金平均投资期限为930天(约2.5年),平均投资期限在两年以内(含)的基金产品共352只,占比45.6%;持有期在2~4年(含)的基金产品319只,占比41.3%,长期投资比例相对较低。  

“这意味着,大部分PE仍是在企业扩张期参与投资。”黄平告诉记者,出于盈利确定性的考量,部分企业可能在天使轮或早期发展时并不具备长效造血机制,特别是在环保、工程及服务方面的创意落地,资方并不敢“一轮到底”,“此前很多吃补贴的项目即便是优秀的科创产业,但要想上市,等待的时间可能会把企业的创新锐气磨平。”  

因此,早期投资风格没有成为机构热衷的策略之一。据中基协统计,从初次投资阶段看,有579只私募基金投资于扩张期,占比75.0%;有97只产品投资于起步期,占比12.6%。  

不过,这样的后期投资风格也会推高投资成本,变相承担投资风险。以目前科创板拟上市企业历史融资规模来看,多数后期参与者在投资数额上已经是前期的数倍之多,但实际拟上市融资金额仍十分有限,且需兼顾公司自身经营和发展。  

以晶晨半导体为例,其早期A轮融资额不过千万,由源科资本领投,但到公司完成股份改制后,紫光集团、鸿泰基金、网易、中投保等作为战略投资人参与最后一轮融资时已经出价过亿。而涉及本次拟上市融资的15.14亿元,公司已在招股书中说明用途,将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及主营业务发展所需资金。  

所以,投资机构的退出计划同此前IPO后通过在二级市场上退出别无二致,仍需要待机构股份解禁之后或竞价、或大宗交易转让实现获利。黄平坦言,以目前公募和私募参与打新的热情来看,承接首批上市科创板公司的估值抬升潜力巨大,“但毕竟不是投资机构的退出期,能否顺利退出获利还需要公司业绩与市场情绪的多方配合才好实现。”  

机构投资策略战略性前移  

虽然投资后期项目的PE会有一定的安全边际,但毋庸置疑,注册制的提速背景下,一味追求后期投资也会降低预期收益。相反,很多资质平庸的企业对科创板表现出更多积极性,而选择跟投的机构不在少数,在科创板多种上市准入条件下,很多只顾后期投资的机构开始感到压力和挑战。  

基岩资本在2015年创立之初曾表示,自己不做VC,不做天使,投资标的均为有较高确定性的项目。而根据国内的普遍状况来看,一级市场项目最常见的退出渠道仍然是IPO,然而后期项目价格的冲高,使得一二级市场出现了部分估值倒挂现象。  

对此,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此前公开表示,上市审批速度加快,每年上市的企业数量明显增加,新股上市带来的涨停板效应下降。这意味着,上市带来的赚钱效应在减少,一级市场的估值却在升高,这让勤勤恳恳专投后期项目的PE简直难以继续玩下去。他表示,可以在一级市场投资上战略性前移,“把原本是投资企业C轮、D轮、Pre-IPO轮的PE转而投资企业的A轮、B轮,从中后期的PE机构转变为前期的VC。”20185月,基岩资本也对臻旅科技进行投资,后者完成天使轮融资,涉及金额数百万人民币。  

除基岩资本外,业内开始进行投资策略前移的不在少数。某PE合伙人此前同记者交流时表示,对一些确实比较强的硬科技企业,即使还没有到具备相当体量、一定盈利阶段的项目,他们现在也会逐渐纳入到投资视野里。他告诉记者,按照以往的投资经验,投前团队会根据往期财务数据细化审核,“但目前我们要抽调骨干去甄选早期项目。虽然有不确定性存在,但科创板、注册制已是大势所趋,我们应该顺应潮流”。  

他还表示,“以往我们的目标项目都是属于比较符合现有IPO的项目,但是科创板的退出明显扩大了我们可以选择的一个项目源,因此我们要在投资策略上做一定调整。”具体的办法是,原先他们考察的IPO项目可能得有几千万的利润才会锁定,但科创板推出以后,他们的投资阶段会相应前移,即开始侧重于早期项目。  

尽管改革难度较大,但市场对估值的托底信心依然较强,因此早期投资对于部分新设立的中小投资机构而言,或许是个“弯道超车”的机遇。有投行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拟参与科创板打新的公募基金大概有上千亿规模,且部分公募产品具有战略配售资格,部分前期投向拟上市公司的股权极有可能在一级市场上就被消化。

热门活动